人工智能

日本畢業典禮變“僵尸開會”!學生遠程遙控,機器人代領畢業證,校長居然沒笑場

大數據文摘出品

作者:劉俊寰

轉眼間又到了日本畢業季。

在日本,畢業季是非常儀式感的存在:學校里會滿是穿著浴衣、盛裝打扮的小哥哥小姐姐,拿著畢業證書,在櫻花樹下合照,然后晚上不醉不歸露宿街頭。

圖片來源:日劇《對不起,青春》

但今年,由于疫情逐漸加重,日本政府采取了“自肅”措施,先有不少企業取消入社式,然后,畢業式也該延后的被無限延后、該取消的被直接取消。

盡管如此,還是有那么幾所學校偏偏不信邪。

于是,3月28日,日本遠程教育大學BBT(business Breakthrough University)官方發了一條推特,畢業式如期舉行。

從BBT大學隨后發布的公告來看,他們是首次將ANA公司自主研發的“newme”機器人用于畢業式的大學,聽上去很有紀念意義呢!

但是,從微博網友的反應來看,事情似乎并沒有這么簡單:

到底怎么回事?和文摘菌一起看看!

BBT畢業式:“僵尸”代表上臺領取畢業證書

3月28日下午,東京大皇宮酒店,BBT大學的畢業式如期舉行,和不少執意舉辦畢業式的學校一樣,學校采取了遠程舉辦的方式。

從BBT大學官方推特當天發布的視頻來看,老師和工作人員都在緊張地準備著,畫風正常。

但隨后,神奇的一幕出現了,攝影師大哥正在和平板里的學生打招呼。但是這個學生的裝扮…怎么說呢,引用一下微博網友的話,怎么那么“陰間”呢?

從BBT大學公布的全身照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,這個機器人由一個播放學生面部視頻的平板電腦“頭”和一個四輪的 “腿”組成,“身體”部分則身穿長袍,戴著學士帽,儼然一副畢業生的裝扮。

根據BBT大學隨后發布的公告,整個“云畢業式”的采取了正常的程序,校長致辭后,四名畢業生代表(兩名本科生和兩名研究生)“上臺”領取畢業證書,完成學位授予。

但是這個機器人??想請教學校領導怎么做到不笑場的。

領完畢業書的畢業生代表火速溜掉:

難怪網友會說“僵尸”,這不就是80年代香港的經典僵尸電影的造型嗎?

林正英看了都想鼓掌。

其他非代表的畢業生通過zoom在線觀看,不知道他們看到畢業生代表的裝扮后,會不會有點慶幸自己沒有被選上。

但是,從體驗效果上看,一名BBT大學畢業生參加完“云畢業式”后表示十分“酸爽”,“入學的時候,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要操控自己的頭像機器人參加畢業典禮,不過,在家待著還能公開獲得文憑,這個體驗還是蠻新鮮的”。

據BBT大學的說法,鑒于很多學生都希望參加畢業式,但是又無法來到現場,就有了這場“云畢業式”。

首款具有普及意義的頭像機器人“newme”

BBT大學使用的畢業生代表機器人,真身是ANA公司研發的虛擬交流機器人“newme”,它本來是長這個樣子的,人家明明是個小清新:

除了被BBT大學玩壞之外,“newme”還在其他領域助力生活方方面面,宇部工業高等專門學校的入學式中,“newme”出任司儀;在常盤博物館“環游世界的植物博物館”內,“newme”則向無法出門的孩子們展現休館的館內景色,感覺后者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。

去年10月,在CEATEC 2019的主題演講中,ANA總裁片野坂真哉和日本著名女演員綾瀨遙共同出席,介紹“newme”,片野坂真哉表示,爭取在2020年4月之前,“newme”能夠實現普及1000臺的目標。

研發“newme”機器人的公司ANA全稱Avatar Robot,直譯是“阿凡達機器人”。

根據官網的介紹,“newme”是首款具有普及意義的頭像機器人,只要在機器人的顯示屏上將自己的頭像放進去,機器人就變成了你,機器人的所見所聞全都可以實時傳輸到操作者上,于此就能體驗到異地交流的各種方式。

這種方式我們已經在BBT大學的畢業式上見識到了,只要不給它打扮奇怪的裝束,都還是可以接受的。

因為是“新的自己”(newme),所以ANA也很注重機器人的外表個性,用戶不僅可以自主選擇機器人顏色,在機器人不同部位進行隨意的顏色搭配,還可以調節機器人的高度,讓用戶以最佳的姿勢進行體驗。

在具體數據上,“newme”的制作材料是樹脂,可折疊,其行走速度為2.9km/h,有100cm、130cm、150cm三種尺寸,對應著14.5kg、15kg、15.5kg重量,可以上下60°搖頭,也可以左右搖頭,一次充電能工作3個小時,不過目前價格還未對外公布。

雖然Avatar Robot的公司名字有點中二,但是公司一直秉承著“打破物體距離和身體界限”的理念,目前不少項目在持續推進中,比如下圖左方的可穿戴設備,支持通過機械臂進行遠程交互,右方的釣魚設備,讓你在家中就可以釣魚。

BBT大學:遠程教育一直在進行中
本次“僵尸畢業式”的主角BBT大學,也是來頭不小。
說到在線教育,國內慕課、網易等都在持續推進,美國主流大學中也有超過20所有實行在線教育,韓國接受在線教育的學生超過了10萬人。在線教育十分方便,只有擁有網絡和設備,學生可以在自己喜歡的時間和喜歡的地方進行學習。
不過,在日本,“在線學院”這個詞還不怎么常見,這種教育模式也還沒有被主流所接受,在這樣的環境下,BBT就是身先士卒主動推動在線教育的幾所學校之一。
BBT可以說是一所“100%在線”的大學,不僅上課,講座、討論、小組活動,甚至是測試和考試都可以在線上進行。
印象中,在線教育除了上述優點,還有不少缺點,比如學生的自制力就是非常不穩定的一個因素。但是BBT大學的在線教育采取的模式并不是以觀看視頻為標準,在觀看學習視頻后,學生、老師,還有專門的學習顧問會就此次授課內容進行討論,總結觀點。
除講座外,BBT還設置有“學生沙龍”的線上討論區,學生可以進行交流,向同學提問、或者詢問活動計劃。

BBT大學在線教育的推動與其母公司Business Breakthrough有很大的關系,后者是一家成立于1998年的遠程通信制(在線)教育計劃公司,其主要工作就是在日本推動在線教育。
BBT大學也十分注重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,正如校長大前研一所說,“目前日本教育的最大問題是對書本知識的過于偏重,學校通過成績衡量學生的學習能力,導致的結果就是許多學生在面臨真正的問題時無法解決。但是,現實是殘酷的,學生必須學會獨立思考,給出自己的答案”。
似乎,BBT大學能夠組織這么一場畢業式也是情理之中了。

3月14日,日本網友“柏原周平”發了一條推特,由于孩子太想參加畢業式了,便在《我的世界》里舉行了畢業典禮。

這位小學生聯系了許多玩《我的世界》的小伙伴,彼此合作,花了整整一天時間,還原了學校的禮堂,主席臺、學生座位、紅地毯,還寫上了一個大大的“Summer”,這大概就是孩子們理想中畢業典禮該有的模樣吧。

為了畢業式,小學生們都鉚足了勁,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“云畢業式”。大學方面表示看不下去了,疫情怎么能成為取消畢業式的理由?對此,你又是怎么看呢?

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!

微軟麻將 AI 論文發布,首次公開技術細節

上一篇

研究以太坊 2.0 中的狀態提供者模型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歡

日本畢業典禮變“僵尸開會”!學生遠程遙控,機器人代領畢業證,校長居然沒笑場

長按儲存圖像,分享給朋友

ITPUB 每周精要將以郵件的形式發放至您的郵箱


微信掃一掃

微信掃一掃
海天娱乐群 惠盈财富配资 成都股票配资公司 河北十一选五最高遗漏 江苏安徽快三交叉计划 福建体彩网11选5遗漏 理财规划师 pk10冠军固定公式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软件 幸运赛车开奖网 福彩快3